祢家琬琬

月影

       暮色在天边蔓延开,在云霞上晕出好看的玫瑰金色,那只金乌在黛色山间一点一点的沉下去,苍森森的松林披着血一样的颜色。不远处的天空,有一队飞鸟急急掠过,想赶在天黑前回巢。山腰上虽已破旧但仍庄严肃穆的神社,被拉出了长长的影子,几乎要将神社脱了漆的鸟居下,那个着红白色巫女服的人吞没。
       她抱着膝,坐在阶前,等本丸里的付丧神来接她回去。前几日接到任务,说是最近这座废弃已久的神社附近不太平,居住在周围的妖怪们也有些焦躁不安。时政相关工作人员检测到这里似乎有溯行军的能量波动,疑心是不是敌人又有什么阴谋;她的本丸离这儿的空间坐标最近,所以时政派她过来进行深入调查。只是,以往这时候,她应该在本丸里了才对,今日,是怎么回事?
        她站起身,拍了拍袴上沾到的几片落叶,打算自己回本丸去——再等下去,怕是等她回了本丸,已是月上中天了。只是……她明明记得临行前有带传送符来着,放哪儿了呢...把身上挂着的几个锦袋里里外外翻了个遍,哪儿有传送符的影子?倒是翻出了不少糖果、蜜饯之类的零嘴。
       这下,可就糟糕了呢……虽不清楚为何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到现在都没来接她,但愿只是他们一时忘了……眼下当务之急,是找到纸笔,重新画一张传送符,因为,抿了抿嘴角,她的脸色有些凝重,现已是申时,夜幕沉沉,周围可见度极低,朦朦胧胧的月色下只能瞧见周遭事物的轮廓。而方才,她用灵力感应了一下,发现,似乎,有什么不祥的东西,正在靠过来!